有一种喜欢,叫软弱仅你可见。

我舅舅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留下舅妈,带着年长我几岁的表姐一起生活。我妈心疼她们,经常带着我去串门儿。舅妈为人既善良又清高,独自一人抚养我表姐,宁愿私底下吃苦受累,也不肯欠别人半分。每次我妈提过去的瓜果蔬菜,隔不久,都会被我舅妈换成差不多的东西,再提回到我家来。

以前我总觉得我舅妈太较真,觉得她死要面子活受罪,也觉得我妈就爱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但等我逐渐懂得一点人情世故,我才发现,成年人的情感别扭奇怪,每一张看似冷淡的面孔下面,都藏着一颗惶恐的,生怕失去的内心。正因为得到的东西太珍贵,才会无法心安理得地去享受,而是小心翼翼地想要加倍回馈。我读大学时的舍友,在西北偏远的小山村长大,父母生养了5个小孩,她是唯一一个在县城读中学,又意外考上大学的。

为了不给父母增添负担,她学费靠贷款,生活费靠兼职,勤工苦读一直到毕业。我见过她为了省钱天天吃白水煮挂面,见过她为200块的考试报名费一筹莫展。很多次都想帮帮她,但后来我发现很难。因为我递给她一串葡萄,她会还给我一个苹果;我帮她垫上的报名费,她会在还给我的时候,再多带给我一包饼干。在我们朝夕相处的4年里,即使是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多吃了一碗我的白米饭,她也会在之后想办法加倍还回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她并没有把我当成真正的朋友,而我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生疏客气。

临近毕业的一个晚上,大家在熄灯后聊天,她突然很小声地哭了出来。她哽咽着提起很多个关于我们的瞬间,那些根本不值一提的,已经被我遗忘的小事情,都被她完整的,好好的记在心里。那天晚上我意识到,这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被爱。像我舍友这样的人,她可以早起一个小时帮我们买好早饭,在教室里占个好位置。她可以在我们失恋难过的时候,放下手头的事情听我们哭闹,陪我们发泄情绪;她可以在任何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出现在我们身边。

对于她来说,付出并不难,难的是从容应对别人的嘘寒问暖,难的是坦然接受来自他人的关怀和爱。那些在普通人看起来生疏的,冷漠的回馈,却是她所想到的,能回应和维系一段友谊最体面,也最坚定的方式。这世界上真的有这样一种人,就是你对他一分好,他就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你看看。他从不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却总觉得给别人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样的人真诚、难得,也真的值得被好好保护,好好珍惜。

半年前我去参加过一个同事的婚礼。新娘的原生家庭很复杂,本该属于女方父母的席位空空,只有一个男孩子坐在那里,司仪介绍说是新娘的弟弟。在男方亲朋友好友满座的婚礼现场,缺少娘家人的新娘子,显得太过单薄。后来婚礼开始,有一个环节是新郎父亲致辞。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新郎的父亲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封提前写好的信,一字一句读了起来。他说自己儿子娶的这个女孩子,是一个坚强的、善良的、能够拉扯着弟弟长大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坦诚,谦让,拥有数不清的美好品质。而他希望女孩子从此知道,她和弟弟不再孤独,她开始有了爸爸妈妈,有了爱她的老公,她可以依靠,可以任性,也可以理直气壮地享受被爱。

那场婚礼,掉眼泪最多的就是新娘。我看见新郎一次又一次转身帮新娘擦眼泪,觉得特别温暖和感动。这个社会上就是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善良却孤独,他们最值得被爱,却也最缺少爱,他们内心最敏感,却最喜欢戴上盔甲去保护别人。他们注定没办法自私,没办法心安理得地享受帮助和爱。但我希望,所有能遇见他们的人,都能耐心一点,温柔一点,直到他们不再惧怕阳光,直到他们习惯被爱。

情感

要么你就拼命,要么只能认命。

2020-4-9 21:04:17

情感

一辈子那么长,要跟温柔的人在一起。

2020-4-9 21:04: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