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以暴力摧毁现存的巴士底狱,会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新的巴士底狱

写在前面

2016年10月2日西部世界》开播

这部剧的时间设定在未来世界,讲的是游客只要付出金钱便可以随意支配机器人的故事。

日子久了,部分机器人出现了自我意识觉醒,便逐渐想要摆脱西部世界控制。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纵观这几年,AI和人类冲突的作品其实并不在少数。

但是诺兰弟弟为《西部世界》埋下环环相扣的伏笔却令人欲罢不能。

所以一经播出,便获得了绝佳的口碑,至今还在豆瓣评分中保持着8.8分的高地。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当时鲜少追剧的橘子,也在朋友的安利下,看上了瘾,通宵刷剧。

并且一直期待着第二季的播放。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时间拉回到:2018年4月23日《西部世界》第二季正式回归

那一天美剧迷们都跟过年似的,奔走相告。

口碑方面,第一集开画后,豆瓣评分一度冲上9.4分。

播出一个月后,也依旧坚挺在9.2分之上,比第一季还整整高出0.4分,甚至有人放话:

“此剧一出,其他美剧自动减一星”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第二季到底什么来头?这么大阵仗?

我们一样一样地聊。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一、双线时间轴的平行进展

第二季的剧情紧接上一季。

越来越多的机器人自我意识开始觉醒,终于在一个晚宴上,梅芙率领机器人大军开始大举进攻人类。

第二季的开始便是这个晚宴之后的故事,但有意思的是,它不仅仅是平铺直述,而是把时间线硬生生的切割成了两条。

一条是晚宴结束后一天,一条是晚宴结束后两周。

一条正叙,一条倒叙。

这种相对而行的非线性叙事难度极高,但在《西部世界》里却被用的十分惊艳。

每一集中同样的人物,都被放进不同时空、不同时间。在双线时间轴的平行并进中,让人物产生交织。

拍案叫绝。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人物一共有四位,却代表了五条清晰的故事线。

德洛丽丝,梅芙,威廉,还有现在的伯纳德,和两周后的伯纳德。

在第二季的前五集里,虽然埋下了诸多隐喻和伏笔,但其实故事本身却并不难理解。

机器人反叛的当晚及第二天,德洛丽丝带领机器人追杀剩余逃跑的游客,梅芙带着地图去寻找自己的女儿,在过程中碰到之前中过枪却没有死继续踏上游戏之路的黑衣人威廉。

但是留给第二条时间线的两周内却多了很多留白。

悬浮记忆的伯纳德在海边醒来,声称自己杀了所有的机器人。闪回的记忆画面说明了西部世界的高层有着更大的预谋。

所以,《西部世界》第二季的主要内容还是要通过他们零碎的回忆和故事线去拼凑答案。

西部世界之外还有什么?

发生过的一切是不是被西部世界的高层安排好的?

机器人和人类的矛盾背后还存在什么?

我们不得而知,谜底还没真正揭晓。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二、丰富了反乌托邦的构造「武士世界」

上一季的所有故事都是在西部世界这张地图中发生的。

但不论是原著中的设定还是第一季里的伏笔,都在暗示:这个西部世界并不是唯一的。

他只是整个公园中的其中一个主题,还有许多的世界尚未出现在镜头之下。

第二季的演职员表中出现了两位日本演员,所有人都在猜测什么时候会出现一个全新的东方世界?

结果,它真的来了。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在第二季第五集中,这个东方世界正式以“武士世界”(Shogun World)之名公开。

而这个世界更大的意义是把反乌托邦的构造进行大幅度的扩充,将故事从西部蛮荒扩展到一个文明世界。

所谓乌托邦,就是人们一直在寻找的一个理想世界。

但《西部世界》借用人工智能的母体把这样的一个乌托邦赤裸裸的展现在了镜头前来告诉我们:

不管是西部蛮荒还是文明世界,人性就决定了我们不可能拥有乌托邦。

所谓乌托邦,不过是一场娱乐。

没错,娱乐。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三、娱乐至死:深渊的凝视与反噬

显而易见地能够感受得到,机器人对人类的恨意鲜明。

所以剧中德妹才会说出那句:“赢得这个世界还远远不够,还要夺走他们的世界。”

同样,渴望统领西部世界的老福特在计划了机器人的觉醒之后,未必能够见得全身而退独善其身地占领高地。

说到底,如果一个人被赋予了无底线自由,那么这种自由就像行走在深渊边上。

稍不留神,便会被深渊反噬。

乌托邦不存在,只是在和自身内心的阴暗面做交易。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无论是第一季里的基础设定,还是第二季里双线时间轴的平行进展,我们都能在交织的人物故事中窥探到另一个至关重要的词:人性

在现实生活中,杀人要犯法,法律标榜道德约束欲望,

但是在《西部世界》里,却没有那么多章法可言;

在现实生活中,不合时宜的欲望需要被皮囊粉饰的完好,

但是在《西部世界》里,人类可以尽兴做自己想要做的。

诚如前面所说,人类与机器人战争的母题作品并不在少数。作为创造出机器人的人类,大部分都理所应当地站在权力的高地上,看到机器人任由自己支配便获得满足。

权力高潮这种现象,早在同类母题电影《终结者》与《银翼杀手》里便可窥探一二。

但是在《西部世界》里,人类的权力高潮被赋予了更明显的快感。

伯德纳创造的机器人具有冥思的能力,能够感知痛苦,所以早早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写在最后

这也让橘子不由想起,行为艺术之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1974年在意大利的作品《节奏0》。

在时长六小时的时间里,她把自己头部以下全部麻醉,任人摆布。

桌子上摆放了72种道具(包括枪、子弹、鞭子等危险物品),观众可以对她做任何她想做的事。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会不知所措,小心翼翼议论。

直到见她毫无反应,有人开始用剪刀剪碎她的衣服,有人给她的裸体拍照并把照片塞到她手里,还有两个男人把手枪里装填子弹并压着她的手指。

有观众觉得这样太过分冲过去把枪丢掉,一部分人开始指责这两个人。剩余的大部分人,则是看着恶行露出笑脸。

当人们的行为可以不用承担责任后,便会失去底线,让欲望这回事肆意妄为。

人性经不起考量,谁都不特别。

那些在法律道德约束下的深处,无处遁形不堪入目的阴暗面,总会寻找顺应的土壤,埋下种子野蛮生长。

即便在西部世界里,对待机器人恶行良久的那些人类未必不会欲望高涨,对自己的同类下手,绑着自由名义的肆意妄为,让“自由”变成深渊。

《西部世界》第二季:被欲望吃掉的他们

西部世界中人类的一轮暴力,机器人觉醒准备发起的二轮暴力,是否能够印证那句以暴力摧毁现存的巴士底狱,会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新的巴士底狱?

在第一季的西部世界中,黑衣人抛弃了人性的存在,沉浸在了负罪悔恨之中。那么正在更新的第二季里,他又能否找回人性的存在?

新出现的角色格蕾丝又将为剧情带来怎样的进展?

这盘乔纳森.诺兰操纵精细的棋局,又将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

剩下的一切,腾讯视频独播见分晓。

 

音乐/Cicada – 你再也读不出我任何欲望

配图/《西部世界》第二季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

“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