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网恋最为致命。

夜幕深沉,雨水拍打落地窗,空气略显潮湿。窗后,男人和女人,翻云覆雨。事后。女人递来咖啡,亲昵拥抱男人。男人借口匆忙离去,女人面露不快,试着挽留。车上。男人看着女人失望的面容,笑问:“你这个年纪也会这样么?”女人扭头看向窗外,怅然若失。

这简短的一幕,出自电影—《你觉得我是谁》。讲的是一个中年文学女教授,在社交网络里虚构自己的身份,却意外发生了一段奇情网恋的故事。一波三折的剧情后,小男友这句“你这个年纪也会这样”,从头到尾萦绕在我脑海。

有人能对这个女人说出这句话,有生之年,意料之外。要知道她可是文艺片女皇朱丽叶·比诺什,影史上无法避谈的存在。贾樟柯曾形容:“她的眼睛会说话。”刘嘉玲说:“她是让我心跳加速的女人。”

人生三大悲哀:江郎才尽、英雄末路、美人迟暮,难道连她都逃不过吗?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女人到了中年,就要溃于皱纹,羞于谈爱吗——《你觉得我是谁》豆瓣7.7

朱丽叶饰演的女主克莱尔,年过50,是一所大学的文学教授,离异,和两个儿子一起生活。她事业有成,爱情不顺。丈夫出轨离她而去,新认识的小男友,仅把她视作炮友。

她无法放手,每天给男友频繁致电。男友却对她若即若离,百般推脱,每每看到她的电话,都让室友来接,转告她:“他现在不在。”

无奈之下,为了进一步了解男友行踪,她注册了脸书账号,将自己拟建成一个24岁,有着一头褐色头发的时尚模特克拉拉。并加上了男友的室友——摄影师艾利克斯。

克莱尔摇身变成了网络里的年轻女孩,盗用了侄女的照片和视频,坐实克拉拉的身份。网络中的克拉拉,拥有着侄女的年轻貌美,和克拉尔的灵魂。

她在艾利克斯的所有作品下点赞,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随着不断交流,艾利克斯和‘克拉拉’产生了感情,他向她发来:你让我着迷。

躲在屏幕后的克莱尔,也开始沉迷在这一来一回的网恋调情。每当电脑上闪烁起小绿灯,她都觉得异常安心,爱情让她心神荡漾,网恋的神秘更让她觉得刺激难耐。就像她所说:“活在另一个身份里,你根本不知道对方了解你多少,真的很疯狂。”他让她感觉自己时刻被一双炙热的眼睛关注着,让她觉得生活再一次变得兴奋有趣。

重陷爱情的克莱尔,如同久逢甘霖的玫瑰,每天时刻脸颊红润,眼含笑意。她从未有过如此活力,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光。

她变得离不开手机。不论上课、朋友聚会还是在逛超市,她都专心低头跟他私语,戴着耳机跟他聊天。她对他说自己的兴趣爱好,当听到他说跟我这种男人在一起你会无聊死时,她停住脚步犹豫片刻:“这是我第一次跟别人聊得这么愉快。”

她变得冲动大胆,在儿子球赛上公然讽刺裁判;学术聚会上,她丝毫不在意旁人眼光,像一个热情的年轻女孩,在舞池里大胆摇曳。

舞会散后,她甚至在车里和艾利克斯phone sex。耳机里飘来他轻柔的声音:“我的手在抚摸你的腹部,慢慢向上挪动….我在亲吻它们….”耳机外是她浓重的喘息。声音是缥缈的,人是虚幻的,但亲吻和爱抚的感觉是真的,爱也是真的。

她爱他,他也爱她。但他爱的究竟是她虚拟出的克拉拉,还是真实的克莱尔,她不确定。她曾矛盾地想:“他喜欢我的声音、我说的话、我的想法,那个真正的我。但如果他看到我真实的照片,他可能都不会跟我做朋友,因为一个眼皮沉重,面容苍白的女人他不会想要认识。”“可我喜欢这种快乐,谁不喜欢自己永远年轻,希望被男人欣赏我、喜欢我?”

现实和网络,两个世界让她分裂混淆,克莱尔沉醉在虚构的身份里不可自拔。她给艾利克斯发去侄女跳舞的视频。屏幕里,女孩妩媚跳跃着,屏幕外,克莱尔躺在床上,随着女孩一起扭动着。

此时的她,是克莱尔,更是24岁的克拉拉。她人戏合一:“我没有假装24岁,我就是24岁。”

很快,艾利克斯不满足于此,他一再提出见面,最后通过定位找到她的所在地。实在逃避不开,她答应了见面。人来人往的站台,她跟他并肩而行,对视而站,从头至尾满是深情地注视他。

他对所有陌生面孔一扫而过,终于,还是同她擦肩而过。现实中的他们只是陌生人。自始至终,他认识的都是拥有24岁的克拉拉。

她矗立原地,一脸失落,她失败了,他爱的只是自己虚幻的年轻女孩。她心灰意冷地决定结束这段感情,她对他谎称接受了男友的求婚,马上要移民巴西。

身份是虚假的,爱情是真实的。她心里始终放不下他,忍不住想在网络里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可是却发现某天艾利克斯把个人主页删除了。她找到了前男友,不经意地打听他的下落,前男友告诉她:“因为一个没见过面的神经病,他出了车祸,没有刹车,车子直接冲向悬崖,他死了。”

泪水早已湿了面容,她失魂落魄地停在原地,世界天旋地转,前男友的声音逐渐消失。窗外的阳光格外灿烂,愧疚和伤痛却让她只觉得生活尽是死灰。

一个人死了,是删掉它还是任由它而去呢?她将自己浸泡在冰冷的池水中,沉浸在独自的忧虑悲伤里。“我当初为什么要放弃?直接出现在他面前,去试试又有什么损失”,克莱尔不停地想着。

无法独自承受这份悲伤,克莱尔找到了心理医生,剖开内心讲述了这段经历,并写成了一本书。与现实不同的是,在书中,她以真实的身份出现并接近了艾利克斯,她坚定地想:“他会因为没见到克拉拉而失落,但真实的我,可以去安慰他。”

虚拟的克拉拉离开了,真实的克莱尔出现在他的生活。两人相互吸引,他欣赏她的才华,喜欢抚摸她被岁月侵蚀过的肌肤,沉溺亲吻她吐露阅历的嘴唇。

他在睡前深情为她读朗读里尔克的情诗:“挖去我的眼睛,我仍能看见你,堵住我的耳朵,我仍能听见你;没有脚,我能够走到你身旁,没有嘴,我还是能祈求你。折断我的双臂,我仍将拥抱你—用我的心,像用手一样。箝住我的心,我的脑子不会停息;你放火烧我的脑子,我仍将托负你,用我的血液。”万物都会被他们炽烈的热恋,融为灰烬。

他对她告白:“我最爱你的声音。”她没有回应,心里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克莱尔的声音,就是克拉拉的声音。”他还是忘不掉那个年轻女孩,即便她是自己虚拟的。

书的结尾,克莱尔捅破了秘密,艾利克斯发现了她就是克拉拉,就在他即将选择分手还是原谅时,克莱尔车祸而亡。克拉拉和克莱尔共同拥有同一个灵魂,却有着不同的皮囊。每个女人都想容颜不老,因为每个女人对爱情都同样担忧:“身体和灵魂,哪一个你会爱得更久?如果我变老了,你还会爱我吗?”

心理医生看完她的书,追问克莱尔为何在小说里对自己也如此残酷?为什么她的爱情里,一直出现年轻女孩的面?她究竟是谁?克莱尔扭过脸庞,艰难说出真相:原来夺走她丈夫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收留的亲侄女。她对心理医生说:“我嫉妒她,嫉妒他们的幸福,他们偷走了我的快乐。死去我都无所谓,但我被抛弃了…我渴望年轻,渴望她的美貌,我渴望有人照顾我,安抚我,即使是幻觉。”

他们害死了她,她害死了她。所以她一直用侄女的面容和自己的灵魂去试探,到底是灵魂重要还是皮囊重要。

可克拉拉是假的,她爱的艾利克斯也是假的。艾利克斯并没有死去,他没见到克拉拉后,只是消沉几日,就有了新欢。现在的他有了新的家庭,还当了爸爸。他因她的行为车祸去世,只是前男友得知她就是克拉拉后,对她的报复。

爱情是假的,但爱过的快乐,却是真实来过的。得知真相后的克莱尔,看着一汪沉静的湖水,拿出电话拨通了艾利克斯的号码。等待接起的响声,电影戛然而止。

杜拉斯曾在《情人》里,借用15岁女孩简的身份谈爱情、谈年龄:“太晚了,太晚了,在我这一生中,这未免来得太早,也过去匆匆。才18岁,就已经是太迟了。在18岁和25岁之间,我原来的容貌早已不知去向。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我从来不曾问过什么人,好像有谁对我讲过时间转瞬即逝。在一生最年轻的岁月,最可赞叹的年华。”

我们都渴望永远年轻,梦想拥有不衰的美貌,即便套用别人的身份和照片,也想要被人称赞‘你真少女’。无论是少女、女孩还是女人,应该是被欣赏着,被保护着。有人爱你年轻时的貌美容颜,也有人爱你脸庞与心灵的岁月留痕。从何时开始,女人的魅力只存在于少女时期?女人年过50,形容的词汇不只有人老珠黄,更有优雅端庄、风采依然、风韵犹存……你觉得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清楚自己究竟是谁。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